化工區“停擺”就安全了?

  近期,已全面“停擺”的鹽城市響水、濱海化工園區先后發生了企業倉庫自燃重大險情,所幸沒有造成人員傷亡,但此類消息再次引發社會廣泛關注。事實證明,化工園區實施全面停產,并不能完全根絕安全隱患,也不能徹底阻斷事故發生。

  當前,讓停產企業更加擔憂的是,大量生產裝置長期暴露于酷暑暴曬和風吹雨淋之中,加上其內部諸多強烈腐蝕性介質的不斷侵蝕,發生泄漏的風險與概率正在與日俱增。安全專業人士非常清楚,一旦裝置物料發生泄漏,其產生的風險后果要遠比企業庫房著火更嚴重。

  響水“3·21”特別重大爆炸事故發生后,鹽城市隨即宣布徹底關停響水生態化工園區,隨后又令全市化工園區悉數停產整頓。其動機是為了徹查每家企業的安全隱患,強化防范措施,避免此類事故的再次發生。然而,停產不能沒有期限,整改不能沒完沒了。園區這種全面“停擺”的做法,無異于釜底抽薪,且不說會給區域經濟、化工市場、產業鏈、員工就業等帶來多少影響,單就其可行性、可靠性就值得商榷。

  實際上,這種做法既不妥當,也不可靠,更不科學。從上述兩起倉庫起火事故來看,這無異于顧此失彼,是典型的“按下葫蘆浮起瓢”。之所以這樣說,是由化工生產的屬性特點決定的,因長期停產所帶來的安全隱患,主要來源于以下兩個方面。

  一方面,化工生產所使用的原輔材料、能源等,多數具有易燃、易爆、易腐蝕、低閃點、有毒、有害等特性,不論是在生產過程中,還是在儲存環節,均需要實施有效的掌管和監控。但是,企業被迫停產后,生產裝置、管道、儲罐均可能存有一定數量的原輔材料和半成品,長期停置形成了很大的危險源。特別是其中的一些強腐蝕性介質,通過較長時間對裝置上的諸如人孔、閥門墊圈等薄弱部位的腐蝕老化,很容易導致局部物料泄漏氣化,其中的一些易燃易爆氣體瀕臨爆炸極限或遭遇明火,極易引發爆燃、爆炸等事故。

  另一方面,企業停產后生產現場留守人員有限,甚至無人值守,這難免就讓現場巡回檢查力度和頻率大打折扣,加之停產也無法保證自動安保裝置正常運行,一旦發生泄漏、著火等險情,則很難被及時發現和處置,最終可能釀成重大安全生產和污染事故。

  當前,企業是停產容易復工難,就算有企業提出復工申請,也很難如愿。其一,各個園區已經停止供汽,沒有熱源,生產就無從談起。其二,危害品企業的采購與運輸許可已被相關部門暫時凍結,一些以危化品為原料的企業就無法采購運輸,如果私自為之就涉嫌犯罪,顯然生產成為無米之炊。其三,園區污水處理廠已全面停止接受污水。

  同時,企業長期停產,效益大幅下滑甚至虧損,更無力對這些危險品進行有效的管理和處理。園區聚集著企業大量資產,長期閑置就是巨大的資源浪費;企業入駐是借地以期安心生產經營,而不想遭遇被“停擺”與撂荒的困苦,更不希望自己的優良裝置成為戕害一方百姓的潛在危險源。

pc28加拿大分析 大地棋牌手机版下载k 2020年体育大乐透开奖结果 辽宁35选7官网 幸运飞艇走势图官网 pk10开奖平台 内蒙古快3抓豹子技巧 秒速赛车下载 2013年全球股票指数 股票融资怎么还 宜昌麻将血流换三张视频 好运快三是官方的吗 6十1开奖今天结果 众想期货配资 微信捕鱼游戏能赚钱的 麻将来了猜猜乐在哪里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表